行业垂直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 > 正文

百年GE濒临破产 传奇霸业何以衰亡?

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  来源:角马能源  作者:严凯  2018/12/26 8:56:29  我要投稿  

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讯:如果未来几年内无法再融资1000亿美元,这家美国商业史上最成功的公司或将破产重组。

来源:角马能源  文/严凯

1980年,当雷吉·琼斯决定选择杰克·韦尔奇为接班人时,他或许不曾想到,面前这位急躁、鲁莽的年轻人,会将通用电气(GE)的市值从130亿美元带到巅峰时期的近6000亿美元,并使之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

作为通用电气的第七任总裁,琼斯曾是美国四任总统——尼克松、福特、卡特和里根的经济顾问。这位性格内向的英国“绅士”之所以选择韦尔奇,是因为他坚信“挑选继承人的首要原则是,千万不要寻找和你一样的人”。

他在1982年哈佛商学院授课时讲述了他的用人之道。“另一条是,你最好留心观察一下将来的局势……(并且)找出能够适应那个环境的人,而不是让继承人适应你所处的环境。”

选择韦尔奇,被证明是琼斯执掌通用电气八年里最英明的决定。

韦尔奇曾掌舵通用电气20年。这位通用电气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和CEO将这个弥漫官僚主义气息的公司,打造成为一个充满朝气,富有生机的超级巨头。

2001年,韦尔奇功成身退。他不仅成为美国商业史上最杰出的商界精英,有“全球第一CEO”之称,同时还是一名管理学大师,其著作被奉为管理学经典,受无数公司膜拜。

在选择接班人时,韦尔奇同样遵循琼斯当年“挑选继承人的首要原则”,后任者杰夫·伊梅尔特性格随和,总是面带微笑。

伊梅尔特是幸运的,他接手了一家市值超过4000亿的商界巨头;他也是不幸的,尽管当时美国的互联网泡沫刚刚破灭,但来自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开始崛起,它们长袖善舞,成为新时代的宠儿。

韦尔奇和伊梅尔特执掌下的通用电气奉行股东价值理论,依靠强大的金融实力,通过不断并购来实现收益的持续增长,以此来取悦华尔街。

这种以股价为成绩单的短视行为让公司不再关心新产品,不以客户为中心,从而逐渐失去竞争力,为日后的沉沦埋下祸根。

当伊梅尔特2001年成为接班人时,曾有人判断,这位顶着韦尔奇接班人光环的“宠儿”很快会发现,自己仿佛处在桑德拉•布洛克在《生死时速》中所处的位置:驾驶着一辆减速就会爆炸的大巴车。

十七年后的今天,这辆大巴车正处于爆炸的边缘。今年6月,通用电气110年来首次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中退市,大厦将倾。

华尔街的分析师曾对通用电气不吝溢美之词,但这次连他们也为通用电气判定“死缓”——如果未来几年内无法再融资1000亿美元,这家美国商业史上最成功的公司或将破产重组。

如今,通用电气不得不抛售资产来应付当前危局。但陷入泥潭的大巴车,显然无法再保持高速的运转,爆炸随时会发生。

深陷泥潭

两个多月前,当通用电气濒临悬崖时,标准普尔公司推了一把。该公司下调了通用电气的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BBB+。

这个评级仅比垃圾债等级高出3个级别。10月底以来,通用电气各种债券下跌幅度从5%到18%不等。

自1892年成立以来,这家拥有126年悠久历史的美国工业巨头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该公司目前负债超千亿美元,在全球负债最高的非金融公司中排名第六。

曾让韦尔奇倍感骄傲的股价也遭遇断崖式大跌。2017年,通用电气股价累计下跌45%,第四季度巨亏近100亿美元。

今年11月,该公司股价曾在一周内暴跌50%,从2016年到现在,市值已蒸发约2000亿美元。

通用电气陷入的危机让伊梅尔特心灰意冷。这位一年前刚被评为“2016年最具影响力CEO”的商界大佬于去年8月正式卸任。

与韦尔奇卸任时的风光无限相比,伊梅尔特被华尔街当成是通用电气深陷泥潭的罪魁祸首。在他执掌的16年里,该公司一步步滑向深渊。

自1982年加入通用电气市场部以来,伊梅尔特为这家公司服务了35年。后来,他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最终被韦尔奇认定为接班人。

但批评者认为,伊梅尔特有着“报喜不报忧”的行事风格,他的盲目乐观和自大容易导致致命的决策。

例如,他在任期间,通用电气总计斥资290亿美元回购股票,平均价格在30美元。但该公司股价如今不到7美元。他的回购行为,被痛斥为浪费巨额公司现金。

不过,由此将罪责全部推向伊梅尔特显然有失公允。他的前任在缔造辉煌的同时,也为继任者埋下了毁灭的种子。

其中最大一颗是通用金融(GE Capital),被批评为“伪装成工业巨头的对冲基金”。

但这家金融服务机构成立的初衷,其实是帮助销售核心工业产品。

随着通用金融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十年取得的惊人成功,副业开始占据主导地位,营收占比甚至超过一半,资产规模一度达5380亿美元,业务涉足商业信用卡、租赁和再保险等几乎所有非银行金融服务。

将产业和金融资本相结合,是韦尔奇不断赢的秘诀所在。

金融部门借助产业部门拓展客户群,为通用电气带来丰厚的收益和利润。通用金融充足的现金流则为通用电气大肆进行产业并购提供充足的弹药支持。

与此同时,产业部门的信用评级得到提升,而产业的高信用评级又反哺金融部门在金融市场降低融资成本。

但金融危机后,通用电气金融业务深受冲击。之后,随着监管趋严,通用金融再也难以为继。

当伊梅尔特2013反应过来,为时已晚,这辆藏有定时炸弹的大巴车随时都可能爆炸。

伊梅尔特原本有足够的时间去掐灭隐患,但他显然缺乏力挽狂澜的能力和决心,他甚至乐于躺在韦尔奇缔造的帝国里享受虚幻的繁华,眼中唯有商业数字。

断臂求生

在韦尔奇时代,通用电气这辆大巴车始终处于高速行驶中。凭借通用金融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这家象征着美国工业巅峰的公司四处并购。

一项研究表明,仅1985年-2000年期间,通用电气9.9%的年均增长率中,4个百分点来自并购交易。

伊梅尔特接班后,通用电气依旧遵循股东价值理论。

他最近发起的一次超级并购发生在2014年,以123.5亿欧元并购拥有90年历史的法国电力设备制造巨头阿尔斯通。

但这项收购让通用电气背负220亿美元的会计减值。为此,今年10月,该公司不得不将股息从每股12美分削减至1美分,以节省39亿美元。

伊梅尔特寄望于通过收购阿尔斯通来改善公司的营收状况。但随着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全球对传统发电设备的需求快速下降。

在并购三年后,通用电气不得不在去年12月削减1.2万个电力业务岗位,占该部门员工总数的近1/5。

收购阿尔斯通折射出以伊梅尔特为首的高管层缺乏远见卓识。

但对金融业务的风险,伊梅尔特早已嗅到,他从2013年着手剥离,试图将这艘大船拖离泥潭。

从2013年-2017年,在伊梅尔特的主导下,通用电气频繁出售资产,涉及金融相关业务的资产出售接近10笔。

不过,他所采取的“一刀切”的剥离方式,也备受诟病。

2013年7月3日,通用电气以24.1亿美元将泰国大城银行全部25.33%的股权出售给三菱东京日联银行。

在通用电气诸多的资产出售行列,2015年至少六笔。

当年4月,该公司向黑石集团和富国银行出售物业部门GE Capital Real Estate大部分资产,总计230亿美元,另外40亿美元商用物业将售予其他买家。

两个月后,将旗下美国私募股权贷款业务Antares Capital和30亿美元的银行贷款组合出售给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委员会,交付额约130亿美元。

此外,还出售旗下位于美国、墨西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车队融资业务,欧洲专门协助私有化融资的分支,美国医疗保健金融部门,通用资本银行的网上存款平台、以及存入该平台的约160亿美元存款等。

除了金融业务,通用电气还出售NBC Universal余下49%股权给美国最大有线电视公司Com,后者还花14亿美元买走通用电气的洛克菲勒中心30号。

如果说韦尔奇时代令人眼花缭乱的并购让华尔街看到一个帝国的崛起,那么伊梅尔特同样令人眼花缭乱的资产抛售,让华尔街看到的则是帝国的崩塌。

如此大规模的资产出售并未将通用电气救于危卵,该公司依然拥有上千亿的债务。这家曾经“无边界”公司在继续出售金融资产的同时,不得不将价值连城的实体资产一并兜售。

11月16日,通用电气将15亿美元的医疗设备金融投资组合出售给TIAA银行。此前,该公司已出售了其在油田服务公司贝克休斯的37亿美元股份。

之后,通用电气还宣布出售部分通用数字(GE Digital)业务,并将剩余业务组成为一家独立公司。

伊梅尔特之后,接任者为约翰·弗兰纳里。

尽管这位阿尔斯通收购案的操盘手拥有极为丰富的金融业务经验,但他仍然无法承受公司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14个月后,他宣布辞职,成为通用电气史上任期最短的CEO。

缺乏灵魂的公司

杰克·韦尔奇在自传中曾说:“选择接班人是我面临过最困难也是最痛苦的选择。整个过程几乎让我发疯,给我带来了无数个难以成眠之夜。”

他或许未曾料到,在伊梅尔特之后,通用电气CEO换的如此频繁。这个曾经“代表了当代西方管理实践的最高境界”的职位如今成为烫手山芋。

代替弗兰纳里的是前丹纳赫公司的CEO兼总裁劳伦斯·卡尔普。他的就任,打破通用电气一百多年来一直从内部选拔CEO的传统,成为第一位空降兵。

卡尔普的当务之急依旧是帮助通用电气筹集资金,削减债务,以避免公司的债务评级进一步跌至次投资等级垃圾级。

资本市场对这位新任“一把手”报以掌声。他上任后,通用电气当天的股价最高升幅16%,连续一周累计升幅也超过20%

和韦尔奇一样,卡尔普有骄人“战绩”。他曾成功带领丹纳赫从工业制造业公司转型为科技公司。期间,标普500的回报率为103%,而丹纳赫的投资回报高达465%,公司的市值也增长5倍。

不过,卡尔普仍然面临巨大挑战。比巨额债务更大的阻力或许来自于,他面对的是一家已经失去灵魂的公司。

迪士尼公司董事长兼CEO迈克尔·埃斯特曾评价韦尔奇说:“杰克不仅仅是一个商业巨子,还是一个有心灵、有灵魂、有头脑的巨人。”

但恰恰是埃斯特口中的这位“有灵魂”的巨人,为通用电气注入行将就木的暮气。

很早以前,韦尔奇就主张,对于不好的业务,即不能在市场中数一数二的业务,应该予以重组、出售或关闭。

他还将员工划分为A、B、C三类,排名最靠后的员工将被毫不客气地辞退。

上世纪90年代,韦尔奇痴迷于六西格玛,几近“疯狂”。六西格玛是摩托罗拉在上世纪80年代创建的一套改进质量的方法,它同时也是降低成本的有效方式。

后来,这套系统开始在美国整个商界扩散。韦尔奇到处大谈如何做一家结构最精简、业绩最卓越、成本最低廉的公司,通用电气的巨大成功成为最好的背书。

但六西格玛只是用于完善现有流程,新思想或截然不同的方法在公司内部没有多少发展空间。换句话说,韦尔奇不需要灵魂,只需要机械式的执行。

一个很好的例证是,韦尔奇曾为通用电气提出四项原则:全球化、服务、数字化和质量计划。其中,质量计划即是闻名遐迩的六个西格玛。

待伊梅尔特接班后,他遵循着前辈的四项原则,没有提出其他主张。他甚至称:“我所能做的最佳工作就是让通用电气公司四项原则的影响更广泛、更深入。”

但是,在他接手时,旧工业时代已走入尾声,信息时代走向台前。在新的时代背景下,那些固执地秉持旧工业时代流水线式管理思维的公司,无一不陷入没落。

历经韦尔奇和伊梅尔特两代领导人36年的锤炼,通用电气的旧工业化思维早已深入每个员工的骨髓。

汤姆·奥博伊尔在《不惜任何代价》一书中批评到,作为“不计后果地追求利润”的一部分,韦尔奇播下了“通用电气毁灭的种子”。

在现代商业世界中,对一家公司来说,“灵魂”变得越来越重要。

在126年的发展历程中,这家由拥有1093项专利的发明家——爱迪生创办的公司,曾是创新的代名词。但在历史的长河中,通用电气的创新灵魂逐渐被时间磨灭。

通用电气的口号是“梦想启动未来”。

如今,这家为人类发展启动过无数未来的商业巨头,这次能启动自己的未来吗?◆

原标题:百年GE濒临破产 传奇霸业何以衰亡?

分享到:
北极星投稿热线: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2018年电力事故分析报告

2018年电力事故分析报告

能源局发布2018年12月事故通报及年度事故分析报告,2018年,全国未发生较大以上电力人身伤亡事故,未发生电力系统水电站大坝垮坝、漫坝以及对社会造成重大影响的事件。发生电力人身伤亡责任事故39起,死亡40人,事故起数同比减少14起,下降比例26%,死亡人数同比减少22人,下降比例35%;发生直接经济损

--更多
最新新闻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深度报道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