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垂直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 > 正文

工业互联网平台之江湖

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  来源:经济网  作者:赵敏  2018/12/6 10:47:27  我要投稿  

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讯:十月底金庸大侠去世,让“江湖”与“侠侣”等武侠冷词重出江湖,一下子变为热词。由凉变热的,还有那首曾经脍炙人口、谁都能哼唱两句的“沧海一声笑”,在金大侠去世的当天,此曲就一再在大街小巷、楼堂馆所中的各个收音机、耳机中响起: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啦啦啦……。

看到这首歌词,笔者心里先是感受到了一丝暖意,毕竟听到这首歌就想起了金庸的很多的影视作品。但是听着听着,忽然又感受到了一丝凉意,联想到今天火热的工业互联网“江湖”,不也是“滔滔两岸潮、纷纷世上潮”么?!难道这首歌已经唱出了荣盛至极、大潮退后的“一襟晚照”?于是,笔者整理思绪,梳理素材,尝试按照“江湖”的感觉,写一下最近的几点思考。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工业互联网及工业互联网平台,大概是目前中国最热的名词之一。国家文件屡屡提及,地方政府群起而工之,各类企业改旗易帜换标签,几乎每天都有相关的论坛,几乎每天都有媒体的报道,几乎每天都有大咖的高论。

火热的背后,是截止去年底申报上来的统计数字,根据AII(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发布的统计结果:“初步统计,我国当前有269个平台类产品,装备、消费品、原材料、电子信息是主要应用方向”。工信部有关负责人在讲话中指出:“平台培育方面,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快速增长。目前,有一定行业区域影响力的区域平台超过50家”。

不管是总数269家还是有区域影响力的50家,这些数字都足以亮人眼球,震人耳道,动人心魄——因为全球诞生于完成了工业化的发达国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总量也就是150多个,而中国,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已经近乎两倍于这个数字。工业互联网俨然成为高速崛起的“江湖”,成为了拍打江湖两岸的“滔滔两岸潮、纷纷世上潮”。

在深不可测的江湖底部、纷纷扰扰大潮背后,是一系列让人颇感不解的数字,AII对全国168家企业平台企业评估之后,看到了这样的数据:80%平台连接的设备协议种类不足20个,83%平台提供的分析工具不足20个,68%平台提供的工业机理模型不足20个,54%平台提供的微服务不足20个。尽管平台开发者数量已经达到5万,但是52%的我国平台第三方开发者数量在100人以下。

这就是华服覆盖下的褴褛,孔雀开屏背后的景象,汹涌大潮浪底的泥沙。笔者在多个场合都讲过:现在似乎人人都怕错过这一波大潮,人人都在争做弄潮儿。与数年前开始的智能制造很不一样,这次的“工业互联网大潮”,好像潮头的走向还没有探明,浪涌的结果谁也不知晓,但是很多人都在争做参与者,所有的参与者都在快跑,究竟哪里是目的地,似乎谁也不是很清楚,尤其是曾经领跑的GE忽然跌出了赛道之后,疾驰的这一大群参与者似乎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类似于复杂系统(SoS)中经常提到的“涌现”现象就出现了——一只沙丁鱼领头狂游,千万只沙丁鱼紧紧跟上,领头的沙丁鱼跑累了或者被大鱼吃掉了,那么另一只沙丁鱼就担负起了领头鱼的职责,但是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方向了——游向不定,规则简单,前仆后继,不断接力,不断涌现。到底游向何方,谁也说不清楚。

这就是今日之中国的工业互联网江湖的场景写照。

苍天笑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现有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尽管水平参差不齐,各有千秋,但是至少初心都是好的,都是想为中国工业的转型升级贡献一份力量,当然也要顺便从政府争取一点研发经费,以度过中国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发展上不顺利的时艰。

但是,当一个工业企业或信息化厂商给自己的公司贴上一个“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标签之后,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这个标签,意味着在今日之中国的工业互联网江湖中,你加入了一场目前红火、日后艰难、比拼耐力、不见终点的铁人五项式马拉松长跑。因为,在工行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道路上,至少有五座珠穆朗玛峰等着你去攀登。

1、第一座珠峰:网络协议

真正做企业设备物联网的专家都知道,不同工业设备之间的连接,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各种不同时期,不同品牌,不同协议的工业设备,如机床、热处理设备、自动生产线、柔性生产线、专机设备、AGV、3D打印设备、注塑机、测量仪、反应釜、传感器、仪表、机器人乃至可穿戴设备等,都有不同格式的数据通信协议。每家生产设备的企业,都是按照自己设备的功能需求第一优先来开发设备接口协议的,是否需要与其他企业的设备兼容,并不在首先考虑之列。根据从事设备联网二十多年的亚控公司资深专家郑炳权介绍,若要上述设备彼此之间无障碍的通信对话,至少需要5000种以上的各种通信协议。而且这是一个漫长的沉淀与积累过程。

《机·智》第一作者、兰光创新董事长朱铎先认为,尽管现在设备通信协议的走向是趋于标准化,但是在利益格局的羁绊下,各大巨头之间尚未达成一致。总体上,德国的工业设备集成偏向采用OPC UA协议,而北美和日本则更偏爱MTConnect协议。无论如何,不弄懂弄通这5000多种设备通信协议,那么首先在设备互联方面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2、第二座珠峰:知识壁垒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工业革命的最大成果之一是行业/专业细分。不同行业/专业有不同的细分技术和独门专业知识。在制造业“连接技术”中最常见的焊接,就可以有七八百种不同的工艺流程;一根输电高压线,也可以有上百个不同的模型来描述;更不用说复杂产品中的民用飞机、航空发动机、核潜艇、航母、舰载机等难以分解的超级综合复杂度;还有在高新技术中,我们尚不掌握的精密机器人减速器、高端芯片以及制作芯片用的EUV光刻机等。

莫说现在中国的各行各业还没有支持细分专业并全行业覆盖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假设已经有了这些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仍然会产生各种“壁垒”与“鸿沟”问题:即一个再成熟的电子产品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不太可能被航空企业采用;一个再好的医疗设备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不太可能被工程机械企业采用,因为在“别人家”的平台上,没有本行业/专业的应用场景和支持这些场景的工业APP。例如GE Digital的“三步走”发展策略“GE For GE、GE For Customers、GE For World”,其实是很务实的。但是在逻辑上,前两步都正确,唯独这第三步踩了“知识壁垒”的红线,“For World”哪里是那么好跨出去的?这中间恐怕省略了“For Other Industries”,“For USA”等重要步骤,以及为了验证和优化这些重要步骤所必须的长期沉淀与反复打磨。GE Digital多跨出去的那一步,就是导致其业务停摆的短板——知识壁垒。

3、第三座珠峰:企业禁忌

迄今为止,笔者还没有听到任何一个企业愿意把自己的研发知识、经验技巧以及产品的数字化模型,放在“别人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小企业因为担心技术诀窍泄露而不敢做,大企业因为担心知识产权不保而干脆自己开发平台。

如果是同行开发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面有专业对口的工业APP应用,按理说技术完全可用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应该是可选的吧?但是,从企业老总的心态来说,越是同行,越是忌惮,越是敬而远之,心里那道屏障,可能高度上要赛过珠峰。试想A汽企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汽车研发模型数据放在B汽企开发出来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呢?想都不用想!因为同业竞争,因为商业机密,因为数据产权的归属与数据安全的保障(不被非法阅览、修改、复制和使用等)等,原因太多了,总之,企业有禁忌。企业对于研发、生产和经营数据的在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共享持相当保守的态度——老板们经常问的是:这对我的企业有什么好处吗?——没有答案。

4、第四座珠峰:保密条例

对于国防军工企业来说,保密问题是首要问题。对于承担了与国防军工研制任务的其它企业来说,同样如此。保密无小事。与研制任务有关的任何图文、数据、技术档案等文件,必须做到网络的物理隔绝。因此,凡是涉及国防军工型号研制任务的企业,绝不可能上消费互联网,预计也不太可能上工业互联网(本企业对外隔绝的内网除外)。同时,按照政府有关部门的规定,涉密企业不能开展与云有关的业务活动,即使是企业私有云也不行。

保密是法律规定的涉密企业义务,是必须遵守的、优先于其它一切事物的首要事物,是不可触碰的高压线。这几乎是涉密企业无法攀登和逾越的一座珠峰之上的珠峰。

5、第五座珠峰:平台互联

笔者有时候经常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也问过若干工业互联网企业):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有这么多,这些“平台”之间能不能相互联接?笔者得到的回答一概是“无法联接”。如此,问题就来了!数百个(以后或许会数千个)工业互联网平台各自集成了一堆客户,但是彼此之间却“老死不相往来”,一个曾经熟识的景象浮现于笔者眼前:

早期制造业信息化在中国推广普及的结果是造成了无数的“千岛湖”和“烟囱式”的企业信息化集成项目,结果是不同品牌与功能的信息化软件之间难以集成,信息化软件与物理系统难以集成,不同企业之间的信息化系统就更难以集成了!

今天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似乎仍然难逃此窠臼。照此下去,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诸侯割据是必然的结果,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战国时代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最后能够结束。

江湖路远。彼此珍重。

江山笑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因特网江湖二十年,造就了一代消费互联网枭雄。眼球经济、乌镇饭局、去中心化、风口入口、流量为王、爆款、杀手级等各种关键词,尽管还在流行,但是预感将很快过气。因为,谁都知道工业互联网已经来了!当然,因为消费互联网其实与工业互联网的差异太大,互联网公司们自知是一下子接不上“话茬”的,于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产业互联网”的名称就被用来替代“工业互联网”了,一个逻辑不通的“从2C转向2B”的解读就出台了。

当然,具体的玩法还是在英文词上下足功夫,给听众留足想象空间,给自己留下退路:

英文词解读1——选择产业一词,用英文的“Industrial”的多义性做解释似乎很完美,同时兼具产业和工业的意思,而且更偏向于产业。于是,“Industrial”到底是产业还是工业就成了一笔糊涂账。既然产业在互联网公司的解读上可以泛泛地包括交通、医疗、建筑、服务、农业等各种领域,那么,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就成了语焉不详的“通解”,成了进可攻、退可守的万全之策,怎么转都行,转哪一行都行,是不是转向工业互联网,全凭发言人或代言人的一张嘴了。

英文词解读2——选择“2B”一词,用英文的“Business”的多义性来做解释也很完美,该词兼有“商业、业务、生意、行业”等意思,于是“2B”也变成了可以有多种解释的“通解”,你以为“从2C到2B”是消费互联网转向工业互联网,其实,人家也许是转向了任一个非消费领域的其它行业,都算数,仍然是进可攻、退可守的。

很多人都以为互联网公司可以从消费互联网转到工业互联网(或曰之“产业互联网”)了,还弄出来一个“上半场、下半场”的说法,其实真的是有点想多了。互联网公司何尝不知道从消费互联网转到工业互联网之间,还真的有五座珠峰等着爬呢!他们的心态是很难矛盾的,不转吧,消费互联网已经找不到类似于过去十多年那样太多的增长点,转吧,其实也真的没有太大的本钱和先天的基因往工业互联网转,只能先打技术外围战,先打词汇变通战,先打造势舆论战。

当然,用过去在消费互联网的巨大成功后攒下的本钱,大批量地从央企、国企挖人补“工业基因”,从工软企业挖人补“工软基因”,从院所和组织挖人补“研究基因”,倒是一直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是工资待遇加数倍的结果是,人才好挖,知识难得,有一座“知识壁垒”珠峰横亘在那里,搬不走,挪不动,也唱不了现代版的“愚公移峰”,只能花费时间、资金和毅力去慢慢爬,去细细沉淀,但是这需要时间,时间,时间!笔者曾在很多讲课中一再强调,人类社会发展的阶段可以跨越,但是技术积累的阶段是不可跨越的。

仅仅一两年,中国的互联网江湖就已经大变样了。角色在变,主次在变,风向在变,阵地在变。如果说,GE Digital的“三步走”发展策略“GE For GE,GE For Customers,GE For World”在最后一步没有走通,马失前蹄,那么,很多人假设的“互联网+信息”、“互联网+消费”、“互联网+工业”的三部曲,也会是一样的道理——前两步没有问题,第三步逻辑难通。如果打算从“互联网+产业”来过渡一下的话,估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只要耐心发展,杜绝浮躁,甘当配角,服务工业,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知名主持人王利芬评论到:“主角变为配角、主人变助手并不是说不重要了,下一轮工业互联网发展中他们依然处于极其重要的位置,而且,因他们二十年的发展,才会有工业互联网的春天,这就像电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都很重要,但它们只能是社会的基础设施一样。”

消费互联网,工业互联网,两个江湖,两种力量,两种玩法。交集不多,相守相望,消费互联网江湖的人要杀入工业互联网,几座珠峰在挡路;工业互联网江湖的人要借力消费互联网,可惜对该江湖的行规、行话、玩法和风情都不太了解。直接跨界彼此都有风险。把今天的互联网公司,定位成未来的基础设施,其实是最恰当的,做“云”,做“管”,都很好,就是不要去做工业的“端”,因为,那里不是你的江湖。

清风笑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无论是消费互联网的江湖,还是工业互联网的江湖,一个火了20年,刚刚感受到寒意,有待转型;一个出生方几年,刚刚蜂拥而上,热火朝天。两个江湖风景虽然有所差异,但是“To Be Or Not To Be”,却是两个江湖的共同点。

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别人是谁,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也知道别人能干什么,是最重要的。

还有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话什么时候说都不晚。

269家(或许明年会更多)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到底有多少能够生存到五年以后还很难说,十年之后也许就彻底洗牌了。最后能剩下的,不过是5-8家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啃青泥。身在其中的参与者们,或退出,或改行,或兼并,或被吞。最后一切回归于“一襟晚照”。

即使到那时又该如何呢?剩下来的这几家龙头平台企业就能够好好地活下去了吗?似乎这个问题又回到了起点:谁来用这些企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解决方案?这些平台之间能互联互通吗?这些平台能够爬过五座珠峰吗?

真个是:同行难免是冤家,异行知识差异大。春秋战国穿越来,工业互联在争霸。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业务都还没有完全进入到良好的盈利阶段,都还需要依靠本公司其它业务的补贴,大家都在艰难度日,争取活久,因为唯有活下去才能有一丝希望。大家都在抢客户,都在花钱、烧钱、亏钱过日子,盈利是暂时不要去想了。于是,中央政府的项目,地方政府的投资,都成为了工业互联网企业期待可以抓住的灵丹妙药、专程或顺路搭乘的诺亚方舟。于是,很多企业的官宣就写得不奇怪了:公司业绩是获得国家和地方政府支持项目X亿。

熙熙攘攘中,笔者看到了两个江湖都在起风涌浪,有人在高唱,今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隐隐约约中,笔者已经感受到了两个江湖都在升温降温,有人在感叹,未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原标题:工业互联网平台之江湖

分享到:
北极星投稿热线:陈女士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能源局: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

能源局: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

北极星智能电网在线获悉,国家能源局关于印发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具体内容如下: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展改革委(能源局),各派出能源监管机构,有关企业: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做好2018年能源工作,推进十三五能源规划顺利实施,我局研究制定了《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现印发你们,请认真组织实施。附件:2018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国家

--更多
最新新闻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深度报道
相关专题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